最新信息‎ > ‎

霹雳中华医院庆祝72周年纪念暨2019年度317中医师节

发布者:Choong Wah,发布时间:2019年6月8日 下午7:55   [ 更新时间:2019年6月8日 下午8:26 ]
李文材:若控制得宜且安全‧含毒性草药可解禁

(霹雳‧怡保18日讯)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表示,如果被卫生部禁用的含毒性草药如麻黄、川乌等,中医药业者能在使用成份方面控制得宜,并证明是安全及有效的话,他认为这些禁药还是可以使用的。

作为西医的他认为,并非所有毒物都不可入药,比如西医用于治疗心脏病的地高辛(Digoxin)、俗称“老鼠药”的华法林(Warfarin)血稀常见用于治疗和预防静脉血栓、栓塞性中风等血栓疾病,因西医能管制及控制份量而能使用。

“最重要的是,中医药业者需向卫生部提供证明有关药物是安全的和有效的资料。”

他昨晚出席霹雳州5个医药团体庆祝317医师节时回应霹雳中华医院永久名誉院长幸镜清指卫生部的传统医药及辅助医药指南,让许多药材被指对人体有害而禁用,中医药业者无法适从时,这么表示。

李文材强调,卫生部的立场是要保障病人的安全,传统医疗在全世界是不可忽视的领域,中西合并才是最理想的治疗方式。

他补充,传统与辅助医药法令已在2016年宪报上公布,过后的5年内是过度期,期间成立传统与辅助医药理事会,成员包括马来西亚中药总会的代表,以拟定相关规格和条例。

“根据指南,每个中医师都必须注册,以确保中医师水准保持、训练的标准及过程;至于民办中医学校需使用系统化课程,并通过教育部的批准。”

幸镜清:让中医药回归传统模式

幸镜清较早时说,新政府应解除上述禁药,让中医药回归原有的传统模式,即世界卫生组织所认知的模式。

“其实这些被认为有毒的药物,经过炮剂后毒性已减半或全消,即使砒霜也可入药。禁用后,中医犹如被捆绑双手,无法发挥治病特色。”

他指出,我国前朝政府虽承认中医中药地位,却以西医的角度驾驭中医中药机制,剥削了业者的自由发展空间。世卫组织鼓励世人多服用传统医药治病、防病及保健,足见对传统医药的重视。

他希望新政府能正视传统医药中“传统”的意义,以更开明态度施政,重新检讨前朝政府所订的医药指南对传统医药不合理的法令,将之移除;同时,他期盼政府能体恤贫病群体,对中药豁免征收销售及服务税,减轻病黎负担。

当晚也是霹雳中医师公会、霹雳中华医院庆祝72周年纪念;并与霹雳中医中药联合会、霹雳针灸学会、北霹雳中医中药公会共庆医师节。出席者有马来西亚中医总会总会长杨维雄、霹雳中华医院院长丘鉴兴、义务法律顾问丹斯里郑可扬、义务医药顾问许崇信夫妇、名誉院长拿督斯里罗智柔、吴荣贵、蓝巨植、黄佑佃、霹雳中医中药联合会理事长陈家权及霹雳中华大会堂副会长何兆荣。

丘鉴兴(左六)陪同幸镜清(左六)切蛋糕,欢庆霹雳中华医院、霹雳中医师公会72周年纪念,联合庆祝者包括五大医药团体代表;左八起李文材及许崇信夫妇。(图:星洲日报)

丘鉴兴:不应依西医模式.盼宽容管制中医药发展

霹雳中医师公会会长丘鉴兴恳请政府以宽容的态度管制中医药的发展, 让该行业能有一个生存的空间,而对寻求中医药治疗的大众而言,是一个福音。

他昨晚出席五个医药团体庆祝317中医师节晚宴时说,不能只以西医的模式来管制传统医药。含轻微毒素的中药经过炮剂后,由合格医师用药,就能发挥治病的疗效。

“政府的传统医药及辅助医药法令管制传统医药行业,相关理事会制定了非常严苛的法令,成员大多数是医生和药剂师,当中只有一位是来自中医总会的代表。”

他说,传统医药是华族赖于治病和保健数千年的方式,都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故,而且传统医药得到大众的信赖和支持。

幸镜清:世卫组织鼓励传统药治病

霹雳中华医院永久名誉院长幸镜清指出,世卫组织鼓励世人多服用传统医药治病、防病及保健,足见对传统医药的重视。

他提到,该院去年全年的经费为56万5059令吉88仙,比前年增加了2万多令吉,经费攀升的原因包括病黎人数节节上升、中药价格居高不下、我国货币币值低迷及中药没免税。

李文材:保障病人安全

嘉宾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指出,中医在治病方面是看总体性、西医则是针对性,卫生部是鼓励传统医疗的发展。他重申,传统医药要有健全发展,同时也要保障病人的安全。

“我和甲巴央州议员许崇信将助中医中药业者向财政部长林冠英传达希望豁免中药销售及服务税。”

当晚也为霹雳中医师公会、霹雳中华医院庆祝72周年纪念;霹雳中医中药联合会、霹雳针灸学会、北霹雳中医中药公会也派代表踊跃出席,并一起庆祝医师节。

出席者有马来西亚中医总会总会长杨维雄、霹雳中华医院义务法律顾问丹斯里郑可扬、义务医药顾问许崇信夫妇、名誉院长拿督斯里罗智柔、吴荣贵、蓝巨植、黄佑佃、霹雳中医中药联合会理事长陈家权、霹雳中华大会堂副会长何兆荣、嘉宾刁育榛及市议员陈幼娟。

热心捐款嘉宾进行亮灯仪式。左起陈幼娟、许崇信、刁育榛、丘鉴兴、郑可扬、吴荣贵、罗智柔;右起何兆荣、杨维雄、陈家权、黄佑佃、蓝巨植、幸镜清、李文材。




Comments